有些故事不講也罷

翻相冊翻到一張截圖,是一條文字框,沒有前後對話內容也沒有頭像。寫的是:

「刚关灯找手机,你就发过来了,太喜欢你了,light my life」

截圖上唯一看得到的額外內容是「22分钟前」

我一時間竟然沒有想到這是誰發給我的。大概過了幾秒鐘才反應過來。

這句話的語氣太甜蜜了。這和我印象中的她其實已經不太一樣了。

到了後面,她要求我用她的照片做頭像,她問我為什麼沒有點贊和評論她的某一條動態,我出門在外的時候她的語音和電話,她用別人的手機給我打電話,她頻繁詢問我在哪裡和誰幹什麼,她再三要求我帶上她去同學聚會。

我不跟人吵架。所以大多是她咄咄逼人,我像個死人。

甚至我的印象里她連撒嬌都不...

今日吡吡

1

熬夜就像暗地里和誰較勁,有些人是和時間較勁,有些人是和生活工作學習較勁,有些人是和自己較勁。
我覺得我是最後一種。
何必呢。

2

夏天夏天悄悄過去就像拖拉機,壓死你壓死你不讓你喘氣。
哈爾濱的朋友上個月就跟我說日最高溫上不了20℃了,北京的朋友想穿毛衣了,呼和浩特的朋友指甲都要凍青了,成都的朋友穿貂了……
一個舍友發燒了,一個舍友咳嗽了,不能開空調。我只能吐著舌頭眼巴巴坐在房子底下瞅著藍藍的天亮亮的太陽(假的),試圖求風求雲求雨——不管來的是什麼,只要能讓我涼快一點就好。
我怎麼還在過夏天呢。

3

下雨之後地上蒸出熱氣,像冒著呲呲的白煙。
我是行走的包子,晚上被蒸,白天被烤。...

我不懂你如何敢這樣愛人

昨晚跟小女友掰了

我死黨知道以後說:好姐妹果然要一起分手呢

…………滾滾滾滾滾滾滾😂

今日吡吡

1
加粗有點麻煩,不加了。

2
牙疼了一個多月,不吃東西就不痛的那種,所以拖到今天才去找醫生,說要先治療,放了幾顆小棉球進去約了下次的時間,我拿著病歷本去繳費,好疼啊,可能是蟲牙知道我要收拾它了開始負隅頑抗了。

疼得更厲害了,繳費完以後坐在旁邊的椅子上,捂著腮幫子,連帶著好像頭都疼了。

3
《芝加哥》什麼時候才開票啊?

4
晚上死黨跟我說恢復單身了,我說那我們一起吃個夜宵吧。

不知道吃什麼,買了奶茶去她家。

她和男朋友談了一年多,真愛過,如膠似漆過,吵架過,一起旅遊過,異地過,為對方特地打飛的過。

我問她什麼感覺,有沒有難受或者如釋負重。她說沒什麽感覺吧,之前一段時間聯係就已...

前兩天晚上出去玩,坐我右手邊的姑娘戴了個小兔子的耳夾,說疼就摘了。結果摘了一下更疼。

耳夾在左耳。

我說我幫你揉揉促進一下血液流通,我身子從她面前探過去,給她揉耳垂。

她跟我離得很近,然後我發現她在看我。我當時覺得氣氛正好可以親她了,又覺得她還太小,性格又認真。

於是我就笑了,跟她說,別人離你這麽近的時候你不能看他的,知道了嗎。

後來有一輪遊戲我輸了,贏的那個男生就叫我親她一下,我還沒反應過來,她湊過來在我臉上親了一口,又立刻退回去了。

“老實說,這二十年來我就沒找過北,見到你我就想,今天這南牆老子是必須得撞上一撞了。”

今日吡吡

1

回來一個星期多了,回來的時候也沒在哪裡說,但一下多了很多人找我。其實我是個很怕回信息的人,本網絡社恐真的有種想埋手機的衝動。

很多次想著,要不哪天去山上住吧,發一條公開動態說進山去了,沒有網,別找我了。然後光明正大的在未來月余時間再也不用回信息。

2

我確實不是個內向型的人,相反,是可以從社交中得到樂趣的人。

但是真的怕回信息。

然而不行,回來的一個多禮拜幾乎每天都有約會。

奔波于約會之間是我樂意做的安排,為此只好提拎著回信息。

3

懶得回房間拿充電器,拿我媽放在客廳的充。

我媽看見了,讓我不要用她的充,因為她的是個好充電器。

我:……所以爛充電器給我用?...

拍照挺多年了,不拍也有兩三年了。今天一起玩小姑娘說跟我約拍照,我說好啊。

想起來以前吧跟基友說,就是想真正拍一套大家都很用心的很好的片子,是那種拍了這套以後立刻退坑也沒關係的片子。

現在想想以前拍的片,它佔據過我很長一段時間里的很多時間,然而現在能想起來的本來就没几套,懶得去找後期所以成片也沒几套,成片里我還算喜歡的就更少,十分之一也不到。

有些片子攝影沒有給我,有些片子不知道遺落在哪個硬盤里了。

因為拍照我認識了一些人,又和其中的一部分人在某些時候建立起感情,但那些人後來也不知道去到哪裡了。

年少時候喜歡的東西大多如此,乘兴而来,無疾而終。

即使到今天,或者過了多少多少年,怕也不...

今日吡吡

1

晚餐吃的日料,店裡一直在放周董的歌。玻璃門外面天很陰,有一條流浪狗一直盤駐不去。今天無錫下了一整天的雨,風很大。

去黿頭渚的時候,雨時停時落,一陣風吹過來頭頂的樹林譁啦啦的抖水,以為又下雨了,趕忙拿傘來擋,撐開傘就風靜雨停了。

上山的時候雨沒有下了,林間的天色仍未明亮,霧嵐很重,人很少,路是一塊一塊的石塊壘成的,並不太好走。

我耳邊有山林的聲音和我心跳的聲音。一個人平靜又熱烈地慢慢走進霧氣之中。回望不見。

2

前幾天一直頻繁的換酒店,酒店沒有洗衣機,積了幾天衣服沒有洗。昨晚住了個青旅,訂房時特地打電話問老闆你家有沒有洗衣機,老闆說有,去了。

老闆是一個四十七的老叔...

© 改个id重新做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