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凯国凯】少年林凯的故事


少年林凯=刘浩军,标题林凯是为了读着顺口,全文林凯是为了贴合标题。

错处都是我的,好都是他们的。

写给@芝士 姑娘的点文,万望不嫌弃。

warnning:BUG

=====

刚进警校的时候,林凯就是一溜小白杨里最笔直的一棵。

身体素质好,人够机灵,综合水平算这一届里博头筹的。长得乖巧,服从之下还带点锐气。

——算是个好苗子。

李建国松松散散的留意了他小一年,那天他正好见着有几个小毛蛋不晓得是撞了什么口角,楚河汉街的分了两边人,袖子都撸起来了,眼看就要吃处罚。

大队长要是不站在一旁端着水盆干看的话,这也就是他出个面说两句的事。偏偏他就是见着这边有个背影挺像林凯,辨认了一下,真是...

磨剪子来锵菜刀

这是一条换粮博

割腿肉不管饱,不如我们易子而食(。

一个弱渣的码字工,以文换文/图/视频,以往文风可见撸否主页列表。

点梗点更点长评点作业作文都行(……论文真的搞不来)

同人接受一切我看过的作品内除父子外cp,和一切电影cp(没看过的我可以去补),接受包括rps在内一切衍生,接受拉郎(甚至是历史人物/科学家/作家……

以下求投喂列表:

【文】

《魔道祖师》薛洋 x 晓星尘:《人渣反派自救系统》AU
(已预订)

《非凡任务》林凯 x 李建国
(已投出)

《社交网络》Chris x 《政坛野兽》T.J

《天龙八部》萧峰 x 《书剑恩仇录》霍青桐

《鬼吹灯》胡八一 x 《盗墓笔记》...

美术教室:

《男士西服小百科》

原图>>http://www.damnlol.com/how-to-dress-like-a-sir-28170.html

翻译>>@平之

微博>>weibo.com/sin0408

如果我是0117号考生——Yesterday once more

不想当写手的演员不是好老公

糖姜:

这篇一定要转hhhhh巨巨的镇圈文!


为什么一定要选在此刻!都提到琅琊榜了风起时不也一样吗!!!


为什么一定要选在此刻!!!


——因为唱在此刻的感觉就是隔空艾特王凯


天海一色:



岁月长河(Of time and river)


恩桑:



可以给原作者巨巨写同人吗?
跪求巨巨授权(扑通)

从yesterday once more(昨日重现)
到at this moment(在此刻)
到in every second of the future(在未来...

一个repo,打tag卖安利,渣像素夜拍噪点瞩目,原文及原图比repo好看一百倍
祝我皇生日快乐
写给@Mr.Moon 太太和她的《驯养》

前天接到了快递,方方的快递盒子里包着够我按好久的厚厚的泡泡纸,里面是黑色的书皮,将一白一蓝两册拢扣成厚厚的一大本。

封面设计简单精练,有若隐若现的雾一样的暗纹,比电子版的图片好看得多。有一本非常可爱的掌中小番外,有一张Q版的明信片,还有一张简直带有《大师的盛宴》味道的书签。

《驯养》发生在哨向背景下的中土世界,哨向的二次设定赋予角色更多的能力特性。在我看来这与角色本身几乎没有任何冲突,这确实是一个合适的AU(如果算AU的话)

AU是新的世界和舞台,很多...

新鲜的萝卜

就是记一下脑洞,大概按脑洞行程的时间顺序,方便自己挖坑(还有填坑)

苏靖 《第三年的见异思迁》三防延续设定,成年男人同居日常,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萧同学受邀回答《高中老师变成大学老师是种什么体验》

         《画魂》以你心头血,聚我画中魂

         《拘貘》如果萧景琰是梅长苏的复仇对象

殊琰 《战时襟》

蔺靖 《关山月》

靖苏  黄金罗盘AU

薛晓 《请君入瓮》警匪AU

邪叔 《睡了客户怎么办》...

【台丽】不完美模型

看了春晚红黑西装两位先生以后的鸡血产物,希望有机会能再看到四姐弟同台合作,祝大家新年快乐!

借曲太太的话:送给过气网红伪装者,谁说过气我打谁

几个段子,胡言乱语,年代感弱,都是瞎搞。美好都是他们的,错处都是作者的。

【假设】

如果他们生活在和平年代。

嗯,我是说面粉厂不会落进来打火机,老师不会把枪口对着学生,画框后面没有房屋租约,家里头的钢琴总有手指灵活盖儿修剪得干净圆滑的小少爷弹上几键,一箱子的名表和画风不符的旧表一溜儿排得整齐,书房没有上锁,毒蛇也不用在家里被逼着脱皮的那种。

【家庭】

小少爷的脾性是怎么养出来的?

要有貂毛的坎肩,有片儿锋利的眼镜,有指头够长的皮手套,有煲...

先干为敬

悖悖论:

本期的沮丧漫画周比往期差多了

这让我很沮丧

(往期请戳下方标签)

【苏靖】牵刀人

  江湖背景,中间人AU

从来不是林殊的梅长苏,没有国仇家恨的宗主

智商欠费,逻辑已死,文风诡异,有毒慎食

===

【牵刀人】
木板踩踏的轻微响声一路向上,苏哲掀了茶盖,涌上的雾气温热热扑了满面。

“苏老板,劳你久等。”男子朝他一拱手。

苏哲睨一眼他身后玉漏,细砂方下过半——他倒还算来早了。

少年不过十六七年纪,礼数倒全。面容未挺却已现端正。一身白袍,腰佩镶玉坠,别檀骨扇。虽是一身翩翩公子装扮,苏哲却看得出这少年分明实打实是个武人出身。

“好说。”他撂杯满水,“坐。”

“苏老板既已到此,可算是接了这单?”对坐柱香,毕竟少年心性,不留神端了茶盏近嘴,幸是浅啜一口,忍得下...

© 伊力萨拖拉机简史 | Powered by LOFTER